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寿全律师

与你一起关注中国的法治进程

 
 
 

日志

 
 
 
 

222号院的困惑  

2009-01-11 17:08:31|  分类: 文章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2号院的困惑

麦络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7de3860100c0jp.html~type=v5_one&label=rela_prevarticle  (2009-01-09 01:19:22)

 

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从推土机下抢回222号院》,又是一个关于古文物建筑保护与城市规划建设冲突纠纷的问题。“当拆字写上四合院,律师仗义援手打赢文物保护第一案”

     北京的城市规划史一直是一段让人们心痛并且遗憾的道路,直到现在这个城市还在因为当初的错误而不得不继续把这条路走下去,被人形象地戏称为“摊大饼”这般一圈一圈地膨胀。古城的格局破坏掉了,我们失去的并不只是一些名词,一段历史,一个文化,一些故事都随之消失了,在不久之后就会被人们淡忘,甚至还不易于被理解,不被相信,沦为传说,流传千古,或者随逝去的一并逝去。

     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石块和钢筋水泥浇铸着几代人的抱负、理想、成败和恩怨。梁思成先生同北京城之间的纠结就是这部书中最让人难以释怀的矛盾。如果说大多数人是从身边光怪陆离的城市走向反思和怀旧,梁思成先生却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就清醒地预见了这一切。北京城现在纷乱的交通,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标,不断扩张的面积却依旧拥挤的现状。曾经路过的那些地方,人非,物亦非;即便睹物思人,也难寻凭借。在一个崭新的伪文物上挂着一个牌子,题文“某某遗址”,着实是让人哭笑不得。那个青砖灰瓦的北京还有几个人真正见过呢。我亲眼看见他们重修明城墙,可是那清晰的接缝,是一道疤,永远烙在北京的历史上。重新修建的永定门,尴尬地站在中轴线上,它是嘲笑?它是**?它是忏悔?它是对当初“陈梁方案”的侮辱,它是我们现在束手无策的见证。

     我记得老师曾讲过的有关不同国家的古建筑保护的措施,不得不承认我们是最嚣张最大胆的一个——即使不具备当时的营造技术,也要生生拼补一个“外形完整”的“伪文物”。令人更为不解的是,报道中提到的222号院,明明标有文物的标志,竟能被建委列入拆迁范围之内。

     我真的不解。看到那些标新立异的建筑在这个城市中立起,看到它们就那样尴尬共处着,我想知道,难道建筑师可以为了所谓的个性与性格抛弃对一座城市历史与文化的责任吗?我曾经那么地讨厌政治,法律与经济,但是我现在对它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它们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性格与发展是关系极为密切的,那些最人文的东西实际就藏匿牵连在这些看似没有人情味的领域里面。我真心希望,建筑,这个原本最能准确熔铸人文历史的载体不要被那些它所反应的那些方面牵制、破坏,丧失掉自己应有的性格。

     关于222号院的案例,又是一次警告,又是一次嘲笑。这个“民告官”的案例虽然经过两年的努力使得222号远被法庭批准予以保护,可是在200863日的终审判决宣布时,222号院“已经被拆除大半,几乎成了一片瓦砾”。

      222号院,但愿它的胜利不会结束;但是北京,这座城市在规划建设上恐怕已经输不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