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寿全律师

与你一起关注中国的法治进程

 
 
 

日志

 
 
 
 

自行车实名制与“天下无贼”  

2008-01-08 23:14:33|  分类: 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行车实名制与“天下无贼”

西藏风景(俯瞰青藏高原--5)海拔最高的、位于雅鲁藏布江峡谷的拉萨贡噶机场。

自行车实名制与“天下无贼”

 据《法制晚报》报道,为了防盗,商务部、公安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联合发出通知,决定从2007121日起,对新生产的自行车实行全国统一编码管理。

标注着生产年份、车种、企业代码等信息的 15位 编码,将成为每辆自行车的‘身份证号’。现有的全部旧自行车,将可到指定场所打码获得‘身份’。另外在购买新车时,销售企业要详细记录车主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以及车型、编码等信息,并汇报给公安机关。

仅仅在20年前,凭票供应、价值约合一名工人一月工资的自行车还被视为贵重物品,与手表、缝纫机并称三大件,是人们结婚时的最高物质追求。然后时至今日,身价大跌的自行车给政府管理带来挑战,登记的防盗作用名存实亡。在北京,近一半的自行车没有登记过,很多人觉得,车丢了就丢了。

自行车买卖实名登记制到底有无实质意义?能否从根本上遏制严重盗窃的现象?恐怕只是管理部门对自己权力的自负。

一、自行车买卖实名登记制的合理性

实名制要求买卖自行车的公民把住址、联系方式等隐私信息不适当地暴露给自行车零售商和寄卖店。尽管实名虽非什么麻烦事儿,但过多的实名容易给人带来被窥视的不安感觉。隐私权的基本价值在于通过捍卫公民个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私密信息,维护其心灵自由和身份独立,一旦不当泄露这些私密信息,公众和社会不仅不会得益,事主反而陷入难言的尴尬、羞辱,通常伴之而来的是实际利益遭受损害

另外,实名制增加了公安机关管理的成本,建立自行车管理信息库和配套的查验体制成本较大,而防盗的作用很小。毋庸讳言,中国的很多管理者缺乏政策成本意识:一个好的政策应充分考虑到成本问题,公共部门不能为了一个单纯的治理目标和执法管理方便,而不顾政策给公众带来的巨大社会成本。这种个别人有病、全民吃药,为了一己之执法和管理方便的政策,不仅不会被公众认同和信任,而且加重社会运行成本。

从技术环节讲,自行车不像汽车,没有类似于发动机的核心部件,任何自行车都可以随时更换任何部件。一旦作为号码载体的自行车部件损害,又该如何更换?

还有,就像消费、服务行业的偷税、漏税行为比比皆是,自行车生产的厂家繁多,很多私人作坊也在生产,买卖的渠道太多,指望一个号码解决问题未免是舍本逐末。而因刻有号码的自行车丢失后便于查找失主而导致懒政,削弱对未刻号码的数量更大的存量自行车的保护,进而催生出一个给自行车做假号码的行业,不一而足。

二、自行车买卖实名登记制的合法性

自行车买卖实名登记制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它改变了自行车作为动产的物权变动公示方式,构成对物权法的实质性修改。即使只对存量自行车实行自愿登记制(允许不登记),也必然影响到第三人是否“善意”的认定,从而极大地影响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善意取得”)的适用。
      
从法理上讲,只有不动产才需要登记,而动产数量极大、交易频繁,所以动产的物权是以占有为公示方式,原则上不适用登记制度。虽说登记比占有和交付能够更清楚地界定物权的界限和内容,有利于加强对物权的保护;但是它降低交易效率、提高交易成本,并且可能产生已登记过户而未交付、已交付而未登记过户、登记时间和交付时间不一致等矛盾。按照我国目前的社会发展水平,物权法第二十四条只对特殊的动产规定了登记对抗制度,“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对于20年前还能算得上特殊动产,而现在应该仅仅属于普通动产的自行车,去恢复购销实名制,无异于开历史的倒车。

退一步讲,即使以修改、补充或解释物权法的形式建立自行车买卖登记制,也会面临一个实体法不应溯及既往的法治原则问题。一直以来,自行车都是以占有和交付作为物权存在和变动的公示方式,现在旧车要登记了,有人问,没有保存购买发票或保修卡能不能给登记?如果能,那就存在一次性地把所有来历不明的自行车都“漂白”的问题。如果要求居民委员会或工作单位开证明,不但平添麻烦,更大的问题是:居民委员会或工作单位凭什么开这个证明?买卖自行车时这些开证明的机构有人在场吗?这个证明在发生纠纷后法院能认吗?再有,如果说我收购了一些破烂自行车,然后从这些自行车上卸下一些比较好的零件,自己组装一辆自行车,怎么来证明我对它的所有权?如果没有购买凭证就不给登记,登记过的自行车和没有登记过的自行车在使用和处分上有区别吗?如果没有区别,数亿存量自行车主谁会去登记?少量新车夹杂在众多的旧车中如大海孤舟,公安机关的自行车管理信息库有多大防盗作用?如果有区别,则又会构成对没有登记的自行车的歧视,就明显侵犯未登记自行车车主对其自行车的处分权。诸如此类的问题,怎么处理,恐怕也是一时无法解决的难题。

有关部门要求自行车登记,实际上打破了权力与权利间的和谐,成为威胁公民独立的一个重要形式,其实质上构成了对于私人拥有的动产物权的侵犯。政府更要体现出对物权的尊重,改变过去的强势地位,更加注重对公共事务管理的实效性。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