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寿全律师

与你一起关注中国的法治进程

 
 
 

日志

 
 
 
 

北京地铁安检——形同虚设的盾牌,还是推脱责任的盾牌?  

2009-11-23 22:08:31|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夜在瞭望塔】

北京地铁安检——

形同虚设的盾牌,还是推脱责任的盾牌?

长济律师事务所 刘畅

首先确认一点,本文所说安检,主要针对北京地铁安检,而非针对所有有安检的地区。某些要害部门、重点单位、重点活动中的安保人员和安检程序,仍然是比较好的(在文中我会提到)。

北京地铁安检,是从奥运期间延续下来的一种政策。但毫不客气地说,奥运结束后,北京地铁的安检纯粹是形式化的、浪费资源的。

众所周知,北京地铁安检的装备,是入口的箱式X光机和数只手持金属探测器(应该还有爆炸物探测装置和液体鉴别装置(不知道X光机里有没有附带液体鉴别装置,但爆炸品探测应该是附加了)。以目前的普遍做法,大包过X光机,小包不检,简单的口袋等物品,直接开包给安检人员查看。而手持金属探测器,通常只有在不用X光机时(比如机器维修、损坏),或者如春节、国庆这种安保敏感期才使用;不过在平时,我也在王府井地铁站见过一次用手持探测器专门检查小包的,其他站点没看到过。

如果发现可疑物品,安检人员将会请求携带者自行开包,如果携带者拒绝,则只能拒绝其入站,或由驻站警察出面开包检查。

安检,本来是作为保障公众安全的盾牌而存在的。但北京地铁现在的安检,却形同虚设。让我们看看它怎么个形同虚设法了:

【检包不检人】

众所周知,无论春夏秋冬,乘客只能把包放入X光机,人自己是不能进去的(当然出于健康考虑,也没人敢这么干)。同时如前所述,多数情况下,手持金属探测器并不启用。这就导致在身上藏任何东西,只要从衣服外形看不太离谱,都可以轻松过关。

想想吧,一般的刀具都是细长的,除了夏天,其他时期衣服裤子里放个35把绝对不成问题。如果冬天穿羽绒服或长大衣,混进去把中型消防斧也是可以想象的。

就算不是这类武器,一瓶危险液体也很容易随身携带。

【检大包不检小包】

背包、挎包、公文包、拉杆箱、大口袋,携带这些东西的乘客,基本都是主动过X光机的。

而较小的包,比如手袋、腰包、挂包等,旅客大都会主动打开自己的小包,给一旁的安检人员查看,然后就不需要X光检查了。

但眼睛从明亮处向较暗的包内看,这点儿时间根本无法让眼睛适应。更何况包外亮,包内暗,如果要看清包内,就必须扩张瞳孔,但是外部太亮,人体不会允许瞳孔张开。目前为止,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使用手电的安检人员。

更何况,几秒钟打开的时间,能看到什么呢?小包你别看小,想藏点儿、遮盖点儿东西也不难。具体怎么弄我不说,是个人就能想到,不过我不想别人说我传授犯罪方法。

【安检X光机只有一个方向的图像】

我看到过安检屏幕,上面显示,我们北京地铁的安检X光机,只有一个方向的图像。像刀具这种东西,如果放平了,虽然仍然会显示在屏幕上,但是安检人员却很难发现。我不知道我们的机器是否能同时显示两个方向的图像(也许需要两块屏幕?),如果可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安检人员可能会看不过来。

【老幼病残孕的特权】

在下无意冒犯任何老幼病残孕人士,但轮椅、拐杖、石膏、大肚子和婴儿车,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次有人对他们进行安检(我估计也不敢)。

我说不出这些东西里能藏什么东西——因为什么都能藏。我最不能忍受的是,这些人携带的包,甚至他们的随行人员,也可以不过安检。

我确实见到过一次安检人员主动把一个打石膏同志的包送入X光机,但其他时候,我没见到这种情况。最夸张的就是,我见到过2次有人推着轮椅,这些正常人,也可以随同残障人士,躲开安检。

可我想问,机场安检如果发现假肢、危险药品等东西,需要医生出具的证明。我们的地铁安检有类似程序吗?没有。

那么你怎么能肯定,所有残障人士都是好人呢?或者你怎么保证,你看到的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真的是残障人士呢?

【调虎离山】

这里可能牵扯一个涉嫌传授犯罪方法的问题,但是我希望各位能明白,我们的安检漏洞必须有人指出来。

我们安检屏幕前,多数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如果他或她发现了可疑物品,就会让乘客开包检查。而安检屏幕那张桌子,几乎可以肯定是附近唯一一张桌子。乘客自然而然会把包拿去桌子上打开。同样自然而然的是,看屏幕的安检人员会起身查看这个包。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他起身检查包裹…………谁看屏幕呢?

【自己的石头砸自己的脚】

安检X光机巨大,如果安检人员站位不合理(或者人数不足),很容易被自己的安检机器挡住视线,过去个大活人都不一定看得到。这个问题在人流量大的出入口非常明显。出入人多,安检人员也多,但地方很小,视线非常差。根本达不到机场那种几个安检人员同时对付1个乘客的优势。

【松懈】

奥运之后,各地安保力量松懈,这个自不用多说。不过坐在安检屏幕前打瞌睡实在太不靠谱了吧?现在携带水瓶液体一般也没试喝什么的。而且如果携带中小包快速通过刷卡闸门,只要安检人员没来得及喊“那位请安检”,那么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大老远把你在拉回来过安检。当然,除非车站地方闸门口也有工作人员,还能有点儿用。

【宽严口径不一】

我本人亲身经历,早上背着包从一个车站入站,一点儿情况没有;晚上回家,包里还是那些东西,就让安检给劝退了(好像是因为一个撬棍,我想登记身份证,都不允许。本来想叫驻站警官出来,后来想想太麻烦了)。之后我上了路面,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去,等于换了一个安检口和一批安检人员,又通过了……

不同车站的宽严口径不一,就已经够可以了,如果连同一个车站的安检人员都没办法保持一致,那只能出现短板效应。所有严格安检和接受安检的人的努力,全都因此而浪费。

以上,就是我看到的北京地铁安检的问题。常常检出些水果刀、菜刀、化妆品。就算是恐怖分子人员不足,我想他们也不会派出,那种笨到“带着迫击炮教练弹”进地铁还被安检出来的人。

那么解决之道是什么?

【更严格的安检】

我们可以加强教育、加强训练、制定奖惩规则,让安检人员更加负责。当然,更多、更新、更简便的装备也是必要的,至少也需要两块屏幕来现实X光机里两个方向的图像。

但代价呢?

现在这种强度的安检,背包、挎包乘客大概花费卸包、放包、取包、重新背上包,一共30~40秒。一般的手提包放上就行,更快一些;旅行箱则更慢一些。当然这些都没有考虑人多时,等待传送带把前面的包送过去的时间。

有人说安检可以分流带包和不带包旅客,减缓带包旅客通过时间,进而减轻闸口压力。

首先请在任意时间观察各个地铁乘客,看看有没有1/10以上的乘客不带包?哪怕那那些提口袋、小手包,只需要象征性开包的计算进去,恐怕也没有1/10。这就意味着,八成以上的乘客都需要被减缓。但我不知道,人都堆在安检那里,和都堆在闸口那里,有什么区别——不,应该是有区别的,通过效率更低了。

哦,对了,如此严密的案件之下,更多禁止携带的日用品,都会被查扣。我都不敢想象这会多么影响效率,会引发多少人和安检争吵,会让多少安检人员分散精力。

但上面这些,根本不是什么代价,至多是一些小麻烦而已。真正的代价是:钱。

AT6550型号X光机为例,基本上没二十几万拿不下,一个地铁至少2个机器,北京目前(20091119日)有102个普通站点+19个中转站+2个机场站,总共123个,需要246X光机——至少是这个数目,很多地铁中转站或大站都有更多出口,2X光机根本不够。但我们就拿250来计算。

20X250=5000万。

每个口至少还需要2个手持金属探测器,总共需要至少2x2x250=1000个。这个就是金属探测器而已,并不贵,最便宜的100~200元,好一些的500也足够了。就算100吧,10万元而已。

目前一次性投入5010万元。

下面,我们来看最可怕的,人工成本:

北京地铁安检人员每人一个月应该有1400元工资,把保险公积金算上,还有些补贴奖励什么的,一个月一个安检人员,地铁公司至少需要投入2000元。

每个口至少需要4个安检人员,这还是8小时工作制。北京地铁差不多都是每天18小时运转,周六周日不休息。当然最最早晚不需要满员的安检人员。那么我们就假设,一天16小时,也不考虑是工作5天还是7天,就假设每个口一天需要8个人,一个站2个口就是16人。闸口人员等等辅助人员都不计算。

16x123=1968人。

当然我的计算是往偏低计算,所以我觉得扩大到2000人也是可以接受的。

2000人,每个月2000元,400万。一年又是4800万元。

以上都是按照较低成本计算的,还没有计算其他人员福利、修理维护人员和费用等等。

这就是我们地铁安检的代价和成本,如果我们要提高安检的严格程度,那么成本势必提高——主要是人工成本,一个口只有4个人,如果要进行严格安检,那么北京所有的地铁在所有的时候,都会有空座儿了。

所以我们真的愿意提高安检级别吗?不说钱的问题,光通行效率也受不了。

【取消地铁平时的安检】

所有临时重大活动,调动警力、警察学员、大学生志愿者、社会志愿者等等。开展大学内和社会上安全类的社团,储备潜在的志愿安检人员。

每年节省的近5000万人工成本、避免长期安检造成的松懈和形式主义,而把这些都投入到国庆、春节等重点时期,效果难道不会更好吗?

当然,如果有人说地铁安检解决了几千就业问题,那么我无话可说。

代价呢?什么事情都有代价,我们少花了钱,那么平时的安全如何保证?

根本不用保证。因为在北京地铁安检之前,那里的暴力性治安问题,根本没有达到足够投入如此多金钱、人力的地步。反正我是没有印象之前报道过什么地铁暴力事件,倒是最近有乘客因为安检和安检人员大打出手。

实际上,不仅不用保证,我们也不可能保证。

面对现实吧,就算是投入多一倍的力量提高安检等级(也不考虑对通行效率的影响),巨大的乘客数量,也会让一个安检人员面对数位乘客,效果可想而知。

况且在人员集中的安检区域,一样可以发生严重的暴力事件,人死在安检口或死在站内有区别吗?我们的安检难道仅仅是为了保护地铁车辆的安全?

如果有人想要说安检有如何如何的成绩,提出安检出了我们检查出了多少多少违禁品。那么我要问,是不是有些人,等启动安检程序以后,就跑出来撞枪口?肯定不是。那么我们就能推测到一个结论:在地铁安检之前,每天就有大量危险品在地铁里飞来飞去,然而竟然没发生过什么严重问题。

那么我不禁要问,每年几千万的投入和乘客的配合,是否需要?奥运已经结束,是否需要负担如此高昂的运转代价?

我知道,有人又要说奥姆真理教的事儿了。我说3点:

1)有那么多亡命信徒,想要携带违禁品突破现在(甚至是奥运时期)的安检,几率绝对不小。

2)有那么多亡命信徒,即便在安检地点释放毒气,后果同样不堪设想,安检人员也是徒增伤亡数字。

3)强大的毒气或爆炸物,都需要相当的专业技术和受管控的原材料,每年几千万的钱用来加强已经存在的材料管制、监控和追踪,显然更有效率,并且是治本之道。

【那么为什么有人热衷于这种虚假的安全呢?】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或多或少依赖虚假的安全(或者说,我们都在幻想虚假的危险)。但是如果一个城市都这么干,浪费的就绝对不只是自己的精力和金钱了。当然,也许,有些人热衷的根本不是这面虚假的安全盾牌。

他们仅仅是需要一个推脱责任的盾牌。

当真的出现大量伤亡的恶性事件后,公众一定会质疑有关部门。一些人可能希望能靠安检,来抵挡一下公众舆论,提出“不是我们无能,实在是犯罪分子太狡猾”。

但其实根本不需要抵挡,因为有关部门根本没有责任。这就好像当年王府井劫车撞人一样,无论投入多少钱,都不可能阻止这样的犯罪。只要能在发生之后迅速作出反映,就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最后】

最后,我就说一句:要不然投入更多资源提高安检级别,彻底做到“苍蝇都飞不进去”、“所有乘客入站都当蜗牛”;否则,干脆取消平常的地铁安检,降低运营成本、提高通行效率。当然这几千就业如何解决,我就不知道了。

 

20091123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